当前位置: 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石经研究与石经学之建立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8-27 01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清顾炎武等有感于元明经典文本歧出,始关注石经文字,杭世骏不仅补充、纠正前贤不足,并兼及唐宋等石经,拓宽了石经研究范围。臧琳对洪适《隶续》卷四所收《魏三体石经左传遗字》进行分解,析出其中有三体石经《尚书?大诰》《文侯之命》《吕刑》文字,跨出了魏石经研究艰难一步。孙星衍、冯登府继臧氏之后,更分《春秋》和《左传》之别,并重新连缀石经残文,给人在视觉上感受到残石的形制。自洪适在《隶续》中云《仪礼》残碑“每行七十三字”,从文字校勘中凿破行款混沌,翁方纲循其思路,“于诸经所见残本下各记其每行字数”,可谓已撩开汉碑形制复原一角。

原标题:石经研究与石经学之建立

儒家经典由春秋战国以至秦汉,言语南北,意义异辙,篆隶兴替,文字歧出,一源十流,天水违行,需要有一种统一的文本,以使传之久远。熹平石经即应此而生。熹平石经和正始石经,固与今古文之争有关,但也与唐、蜀及北宋二体石经一样,是使用当时正体文字来统一经学文本,便于铨选与科举。南宋所刊石经,有高宗笼络群臣之意,清乾隆石经则成为高宗文治武功的标志。汉魏石经,几经迁徙,损毁沉埋,至唐初已十不存一,唯时六朝拓本尚存,犹能想其仿佛。迨及开元,仅存魏石经拓本十三纸,以致汉魏石经共刊几经,各经所用何种文本,皆已纷乱莫可究诘。宋赵明诚曾据北宋出土残石,著成校记,惜散佚无存;南宋洪适集录所存,著于《隶释》,但其后五六百年间,石经研究几成绝响。

光绪十八年丁树桢得三体石经《君?》残石百余字,让世人目睹了魏石经真面目。1916年,王国维取杨守敬所得《君?》拓本比勘其古文字形。因为《君?》残石行款俱在,遂推定魏石经每行皆六十字,著成《魏石经考》二卷。连累而及地梳理熹平石经的经数石数,依清人成果考定为七经;魏石经则依据其复原的《三体石左传遗字》图计算,推测当时镌刻到《尚书》《春秋》及《左传》庄公中叶以前文字而止。经数与石数密切相关,他反复计算,最后定汉石经为四十六碑,魏石经为三十五碑。